一花一世界:曾景祥花鸟画作欣赏

\

曾景祥·艺术简介

  汉族,1949年3月生于湖南桃江,1973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学院艺术系美术专业。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第六、七、八届理事,湘潭市文联荣誉委员,湘潭市美术家协会荣誉主席;历任湘潭师范学院美术系主任,株洲工学院艺术分院荣誉院长,湖南科技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曾受聘担任长沙大学双聘教授,湖南工业大学特聘教授。擅长工笔画、写意花鸟画与水彩画,热爱古典诗词,热心理论探讨。其作品曾多次入选全国性大型展览,并有部分获奖,还有不少作品被国内外相关机构及个人收藏。发表专业论文30篇,诗词200余首,在人民美术、高等教育、荣宝斋、天津杨柳青、天津人民美术等12家出版社出版画册、专著、教材23部,完成一项国家级和六项省部级社科项目的研究工作。2015年6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曾景祥工笔花鸟画展》。2016年12月由湖南省教育厅、湖南省文化厅、湖南省文联、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工业大学及湖南科技大学联合主办《山花浪漫时.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曽景祥花鸟画展》。2018年4月在家乡益阳桃江县举办了“扶贫助学·曾景祥花鸟画专场义拍会”,40幅写意花鸟画作品共拍得善款374万元,全部捐赠给桃江县教育基金会。

\

《杏花烟雨俏江南》68cm×136cm 2017年

砚边悟语

曾景祥

  一幅好的中国画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首先,要有传统的传承。中国画发展了几千年,有着丰厚的积淀,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遗产。中国画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灿烂巍峨,光芒四射。我们要敬畏传统,努力学习传统。优秀的传统是需要传承的,没有传统传承的中国画就是空中楼阁,就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中国画。

\

《春在碧玉微香鹊影中》68cm×136cm 2017年

  其次,要有文化内涵。中国画从来都不仅仅只是满足于客观的、惟妙惟肖的再现客体,而重在通过对客体的描绘 ,淋漓尽致的表现人的精神品质。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写心”、“写意”、“写我”。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重表现”。也就是与“重再现”的西方写实性绘画最大的区别所在。没有文化内涵的中国画就是没有灵魂的躯壳,就不是中国艺术。

\

《露叶幽香暗送秋》68cm×136cm 2017年

  再者,要有鲜明的识别性。艺术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具有唯一性。这不仅要求每一幅画都不同,既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而且要求每一个画家的艺术语言和作品风格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一看就知道是齐白石的,一看就知道是任佰年的,一看就知道是潘天寿的。唯其如此,你的作品才称得上艺术。也只有这样,你的作品才能傲立于中国艺术之林。

 \

 《独步寒枝觅早春》68cm×136cm 2017年

  艺术作品,包括美术作品,创作出来以后是要给人看的。绝不仅仅只是为了作者的“自我陶醉”与“孤芳自赏”。所以,只有内行叫好外行称奇的作品才是好作品。这叫雅俗共赏。

  中国画是包容的,中国画家的心胸也要包容。要广泛吸取一切有用的知识与技法,以启迪我们的思想,开发我们的思维,丰富我们的创作。我们不仅要学习和研究中国画的传统,还要学习和研究其它美术门类的传统、其它姊妹艺术的传统。我们不仅要学习和研究中国的艺术,还要学习和研究外国的艺术。这叫大传统观,大艺术观。

\

  中国画是技术,是艺术,是文化。说它是技术,因为作品打动观众的首先是画面效果。这效果取决于画家的造型基础,绘画技巧,以及驾驭画面全局的能力;说它是艺术,因为它是精神劳动,是艺术创造,是画家思想、情感、意念的物化;说它是文化,因为它是人之精神品质的载体,文化的载体。作品中如若没有文化内涵,缺少精神品质,这作品就苍白无力。

  以上是中国画的三个层面,也反映了中国画技进于道的基本过程。

\

  这“玩”字之于中国画是不能随便说的。因为“玩”是画中国画的最高境界。一个画家,对技法非十分娴熟,对描绘对象非了然于胸,是绝对“玩”不出什么名堂的。试想,如果不是千锤百炼,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你怎么可能胸有成竹,随手拈来?怎么可能得心应手,呼之欲出?又怎么可能急驰挥洒,点石成金?

  画花鸟亦如画人。花之一俯一仰、一开一谢。鸟之一聚一散、一张一弛,与人之劳作歇息、悲欢离合、喜怒哀乐联系在一起,与人之精神品格联系在一起。所以,画花鸟就是画生命,画精神,画自我。

\

《花动满山春色》68cm×68cm 2017年

  当下的中国画,反传统艺术被人们当作垃圾一样抛弃之后,文化自信成为画家们的精神支柱。大家都在谈论学习传统,继承传统。然而,中国画传统中是什么最值得我们学习与继承的呢?是画家的修养,是画家的文化底蕴。

  唐代王维是诗人,懂音律,通历史,晓鉴藏。他的画“画中有诗。”故苏轼、董其昌尊其为文人画始祖;宋代李公鳞,进士出身,精诗文,著名人物画家。

\

《风动满山春色》68cm×68cm 2017年

  他的白描“扫除粉黛,淡毫轻抹”,“不施丹青而光彩照人”,“笔线中洋溢着书卷气”;明代的徐渭,诗人,书法家,剧作家,他的画信手拈来、急驰挥洒、横涂竖抹,却能神彩飞扬。诗画结合,开启了花鸟画水墨大写意的先河。米芾、赵佶、苏东坡、赵孟頫、唐寅、石涛、齐白石……这些画坛巨匠,无一不是才高八斗、学冠古今。

  作为中国画家,技法固然重要,但画家的个人修养、文化底蕴是比技法更重要,更难得的。必须穷其一生去努力。

\

《叶底鹂声》68cm×68cm 2017年

  俗话说:“心急吃不得热粑粑”。何故?热粑粑是烫人的,还有粘性,弄不好粘在喉咙里,吞不下也吐不出,烫得你疼痛难忍,急死人了。画画也是一样,尤其是画中国画。不是说你想画好就能画好,想出名就能出名的。它需要苦心经营、长期修习。不能有半点的虚荣与浮躁,来不得半点的投机与取巧。只有技法训练、自身修养、文化积淀到了一定的火候,才有可能创作出好作品。所以,大凡成功的画家,都能放下身段,抛开名利,平和心态,坚持不懈,扎实努力。事实上,这比什么都靠得住,比谁都靠得住。

\

  在基础训练中,我们要求学生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一笔一画,一招一式,容不得半点马虎。即便在创作中,也不可有些许懈怠。这是求“技”的过程,是必须的。而作为成熟的画家,在创作中,应把精力更多的放在求“道”的层面上,尽可能扫除“技”的滞碍,以寻求更大的突破。如此看来在这点上,因年龄不同,目的不同,要求也不一样:年轻人绝对不可草率,年长者千万不可拘谨。

\

《鱼影满池塘》137×69cm 2013年

\

《独步寒枝觅草虫》136cm×68cm 2017年

 

\

《雄风》137×69cm 2013年

\

《洒向人间尽是春》136cm×68cm 2016年

\

曾景祥老师创作中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