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当代最具艺术收藏价值名家庄寿红

\

  艺术简介

  庄寿红,1938年3月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195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

  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理事、中国女画家协会顾问、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艺术交流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人民日报神州书画院特邀书画家。擅长写意花鸟,兼作山水、人物。刘海栗先生称其画为“女儿笔涌壮夫诗”。

\

《一树梅花天地春》68.6×68.6cm 2015年

  主要艺术活动:

  作品入选百年中国画展、全国美术作品展、并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百年中国画集》、《中国当代美术家图录》。

  为天安门城楼中央创作写意花鸟《江山多娇》。

  为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主楼门厅创作青绿山水《江山耸翠图》,与画家李春海合作。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天安门城楼、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江苏省美术馆及台湾、澳门、美国缅因州立大学等文化机构收藏。

  出版有《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庄寿红》、《中国美术家大系-庄寿红》等。

  先后赴美国、俄罗斯、法兰西等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做艺术考察和交流。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广泛吸纳东西方艺术的精华,以当代人的审美情怀,对写意花鸟画、山水人物画的新语言,新形态作了多方位探索,形成奔放、淳厚和富有人文气息的艺术风格。

\

《鱼戏图》68cm×68cm 1987年

  来之于天地正气的大美——读庄寿红的画有感

  我与庄寿红是同行、同道、同门,相知相交已五十多年,经历过同样的社会变革和艺术思潮的激荡沉浮,也有着同样的教学经历和艺术创作的艰辛体验,更重要的是有着十分相近的艺术观念和追求。她是我一直关注的画家和益友。

  1960年,这是中国画从冷遇到复兴的大好时机,更是中国画高等教育的崭新一页,庄寿红自愿报名花鸟画科,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分科后最早的学生之一。在叶浅予、蒋兆和、刘凌仓、李斛、李可染、李苦禅、郭味蕖、田世光诸先生的培育下,在“传统、生活、技巧同步进行”,“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教学体系创建过程中,庄寿红经历这个难得的机遇,影响了她一生艺术思维和创作导向。从此她坚持而毫不动摇地在这条正途大道上走下去。

\

《正梅花万里》136cm×68cm 2009年

  庄寿红的画展带给我们的是充满生机、生命精神和情感趣味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明媚阳光的世界;更是一个充满着天地正气的世界。我们徜徉其间,会得到精神的启迪,会感到精神为之一振。展厅中充满着清新、刚健之风,没有雾霾。

  中国画最核心的艺术观是“写意”、“写意精神”,是指画家对于时代、民族、社会、自然等一切的深邃体察之总和,是画家的情与意,借助于客观物象,而用笔墨表达出来,立意为象。在写意理论的指导下,庄寿红既重客观,又重主观,既有具象,又有抽象,既有再现,又有表现。庄寿红在牢牢把握中国画写意观的基础上,去寻找自己的结合点,她找到了以大写意笔法为主,又能融入中国画的各种技法的笔路定位,她结合写实造型,意象造型,似与不似之间的神似的造型方法,运用平面、构成、图像等图式创造的新思路而形成自己的风貌。

\

《南宋词人辛弃疾》136×136cm 1982年作

  她成功的原因首先是她理论上的明确,同时也与她绘画基础的全面密切相关。当年她的导师郭味蕖先生曾对我说过,“在花鸟画科的学生中,庄寿红的绘画基础是非常全面的”,对其有厚望。她有很强的造型能力和笔墨功底,有工写兼能的技法,有人物画、山水画的功底,有对当代绘画表现的研究和综合运用能力,这也是她多年绘画实践、探索的结果。

  庄寿红的作品有极强的感染力,从她的作品中能读到她心灵深处的幽情壮果,她们来自于天地之美,人性之美,更是人间的大美,这里无霾。作为同行祝愿庄寿红展览成功。(文:郭怡孮

  甲午冬日于棠溪坊

\

《金秋图》68cm×68cm 2012年

  毕加索也当把袂同行——浅谈中国画传统的艺术魅力

  世人敬重毕加索,是因为他在绘画上的大胆革新与创造,从而开启了西方艺术的新时代。近日在《毕加索走进中国》的画展上,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毕加索评价齐白石的一段语录,他说:“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位艺术大师,那就是齐白石!”

  毕加索如此推崇中国画家齐白石,不禁令人想起上世纪他曾赞扬过的、以中国画为代表的“东方精神”。他说“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地方有艺术,一个是非洲,一个是日本,还有一个是中国!”。而世人皆知,日本文化深受中国影响,可见毕加索推崇的“东方精神”实质上就是“中国精神”,也即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

\

千山响杜鹃(局部) 约200×125cm 2001年作

  人们不禁要问,以齐白石为代表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究竟以什么样的艺术魅力感染了毕加索?诚如大写意花鸟画家汤立先生所描述“以大写意花鸟画为代表的中国画最具表现性、抒情性和笔墨表现的抽象性”,也即是从艺术表现形式到作品的精神内涵都充分体现了作者的生命体验与自然的和谐与融合。人们记得唐代画家张彦远的千古名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指画家在表现客观世界的同时,一定要融入作者本人的内心感受和体验,作品要体现高度的“天人合一”的精神内涵。而西方写实主义绘画已达到高度精准、科学地描绘现实。

\

《江山耸翠图 》270cm×420cm 1990年

  (与画家李春海合作,作品陈列于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主楼门厅)

  这导致西方19世纪工业文明给画家带来了写实绘画与照相机比美的烦恼和困惑。以至于引发以印象派莫奈为代表的一些画家,如马蒂斯、梵高、毕加索、米罗、克利等,他们面向东方,面向世界,打破了西方固有的写实主义传统,吸纳日本浮世绘的单线平涂和富有装饰意味的色彩作画。毕加索则不受焦点透视的局限,运用几何图形的语汇画出三维、四维的空间,挣脱了写实主义的束缚,充分发挥了画家的个性和想象力。

\

《艳剪春风》95cm×90cm 2008年

  一批西方画家仰慕东方艺术,从东方的文化现象中汲取创作的灵感,作为中华民族的子孙,我们应该为祖先遗留下的文化遗产感到自豪。由于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民族在各方面遭受的欺辱,造成了人们对中华文化的不甚理解或自卑,因而当今自觉地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是我们这一代艺术家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职责。毕加索作为一位西方画家,由于远隔重洋和语言文化的障碍,能够把齐白石尊崇为世界顶级画家,他的远见卓识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

《翩翩馥馥舞春辉》68cm×136cm 2001年

  六十多年的绘画实践,让我深深体会到,庄子的“天人合一”和老子“知白守黑”的哲学理念实际是中国书画审美体系核心的美学观。“黑”和“白”的相互塑造,相互衬托,恰如道家太极图:在有限空间中的阴阳鱼的相互游动,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互相制约的关系,亦即辩证的对立统一关系。庄子和老子的学说直接影响到中国绘画、书法的美学发展。

\

《江山多娇》175cm×365cm 1995年 天安门城楼中央陈列并收藏

  需要厘清的是:中国画中的“黑”和“白”并非是西画中的“光影”和“明暗”,而是画面物象的“实体”和“虚空”,它们不受焦点透视影响,基本上以平行透视中的固有大小、固有色彩取象,遵循“气韵生动”的原理互相生发,形成画面的“气”和“韵”。近代画家吴昌硕题画道“老缶画气不画形”,说明他画中所有线的疏密组合、笔墨的来龙去脉都统一在物象的“黑”中,并通过与虚空的“白”所构成,从而以有序运转的、抽象的韵律与节奏来表现他的审美情怀。

  吴昌硕金石意味的花鸟画,让我们充分感受到的不仅是花鸟画的形态美,同时也从他酣畅淋漓的笔墨抒写中感受到他精神世界的强悍美。

\

《天堂版纳》190cm×154cm 2008年

  中国画是特立独行于西方绘画之外的绘画体系,它的辩证唯物主义的美学思想赋予了它无限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它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内涵更是让我们后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试想,如果毕加索亲临现场,看到齐白石当年挥写《蛙声十里出山泉》的画作时,该当作何会意和感想?齐白石通过奇妙的构思,运用潇洒而富有韵律的墨线,勾画出充满生命活力的蝌蚪浩浩荡荡游出山泉。画面中我们没有看到一只青蛙,更没有听到青蛙的叫声,却没有一个人质疑齐白石所表达的“蛙声十里出山泉”的诗意内涵。

\

《骄阳瑞日风流华夏》180×95cm 2017年

  须知,这在西画中几乎是不可能表现的内容和意境。再看看齐白石的后继者李苦禅、郭味蕖、潘天寿诸先生的画作,也可谓诗情画意、气吞山河。我相信毕加索如身临其境也会激动得与他们把袂同行。

  中国画大写意的表现,有时是让西画勉为其难的,中国画“诗书画印”的相结合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智慧的结晶,更是中华民族奉献给世界的文化瑰宝。作为子孙后代,我们在祖先无尽的创造力和生命力的基础上,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义无反顾地永保之、继承之、光大之。(文:庄寿红)

 \

《蕉风竹雨别是风光》180×95cm 2016年

\

《日本歌舞伎忠臣藏》68×45cm 1978年作

\

《点缀江山天地春》180×95cm 2018年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