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书法家陈洪的书法艺术

\

  艺术简历

  陈洪,男,汉族,大学学历,中共党员,1971年出生于海南万宁。现任中国书协理事、海南省文联副主席、海南省书画院院长、海南省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海南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系中国书协刻字艺术委员会委员(全国刻字展评委)、海南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海南省直机关青年联合会副主席。 作品主要入选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千人千作展,全国书坛五百人作品展,第八届国际书法大展,全国名家书画作品邀请展,第二届兰亭书法双年展,第三、四届全国刻字艺术展,第三、四、五、六、八、九、十届国际刻字艺术展,全国刻字名家艺术展,海南省历届书法展等并获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重要场馆收藏。2003年被评为首届海南省“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2007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评为“中国书法家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2011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授予“中国书协成立三十周年优秀工作者”称号,2013年被中国文联授予“全国文联工作优秀个人”称号,2014年获第一届海南省南海文艺奖书法奖,出版个人专集两部。

\

《行草中堂》137cm×68cm

  清新隽永 天朴自得

  文:吴东民

  陈洪是我省青年书法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从其作品中可以看到他敏锐的悟性,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很有希望的青年书家。

  陈洪出生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的古万州,以仙山佛国、摩崖书刻闻名而誉为“海南第一山”之美称的东山岭,历来为文人骚客流连栖居的理想之所,文脉相传,绵延至今,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书学者。也许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缘故,陈洪从小就对书画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一路坚持,逐步走进艺术的殿堂。

 \ 

《隶书条幅》 180cm×64cm

  他认定书法就是表现性灵、情志的艺术,古人创造的形式,为表现古人的性灵、情志服务,为后来者立下了辉煌的榜样,后来者当然要下大功夫向古人学习。“宋四家”的沉着飘逸,风流倜傥,成为其汲取营养的源泉。但是如果今人不能以自己的性灵、情志驱动自己的笔,而让古人的法度、面目所拘,就没有艺术创造可言。这就是我们时常倡导的“既要传统,又要创新”的原因。书法确实又是一种需要高度技能和综合修养,才能得心应手,表现心志意蕴的艺术,他力求在广泛吸取营养的同时,潜心研习,刻苦磨砺,努力发展自己的灵性。更为可贵的是他无意在流行书风中与人争高下,也不以俗好的褒扬而自足,始终深入地琢磨,逐渐获得了驾驭艺术的能力,真正具有审美价值的风神和境界。

 \ 

《行草条幅》 180cm×48cm

  看他近年的一些作品,我强烈地感受到:它们,不仅是用激情饱满的笔墨写的,而且是长期以来涵蕴的审美心灵流出来的。不仅有了比较成熟的个性风格,洒脱率真、质朴劲爽,无强饰粉黛之意,有天朴自得之美。看似不经意之作,实是苦心经营之后匠心独运,绝无技巧的炫耀,确非技艺精能者不能至。这种效果的获得,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他有熟能生巧的用笔技能。观其点画纵横,笔势使转,坚而柔韧,急而和婉,几乎都是满怀激情之流露;品其点划结体,却又萧散平和,意态自然,重笔不板滞,轻笔不浮薄,结密处不闷塞,疏阔处不松散。同样是用匠心于若不经意,得效果如天然铸成。其风神意趣,确从传统得来,又从传统化出。他对作品篇幅、章法等外在形式也有独到之处。他能将不同的审美效果很好地结合,反映其审美感觉与艺术表现能力的日趋成熟。

 \ 

《行草四格水》 50cm×60cm×4

  从表象看,他象是“专业”书法家。名副其实,他应该是“业余”从事书法的艺术家。他的本职是省书画院院长,省书协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兼任着省青年书协、刻字研究会的工作。日常有大量的行政事务、组织工作和社会活动。工作时间,他要把全部精力用在工作上,而且由于人少事繁,他很少时间能按时下班。然而,他又是有着高度艺术自觉、极为勤奋的书法家。他的书法作品,多是在每天夜晚、休息天里创作完成的。

 \ 

《隶书对联》 136cm×34cm×2

  虽然长期沉寂与传统书法的研究创作中,但对现代艺术却采取一种宽容的态度,兼收并取,我想如果没有对现代艺术的特别领悟,也就不会走到刻字艺术这条道上来。自1996年,海南成立刻字艺术组织并举办展览活动以来,他是最为积极参与者之一。作品连续多次入选全国、国际刻字艺术展。他的刻字艺术以阳刻刻为主,这样能非常容易地表现他的典雅风格与书卷气。其在刻字上考虑刻字本身在“刀”与“刻”、“形”与“意”、色彩与质感、材料的肌理等方面的结合,刻时全力以赴,融入情感,果断精敏。

 \ 

《行草条幅》 180cm×58cm

  由于他具有一定美术基础和审美情趣,加上独特的审美视角反映在创作中,使他的刻字作品呈现出精巧的创意风格与精彩纷呈的多样性色彩。艺术探索的全方位和多样化带动他个性化创作手段的不断完善,使他成为现阶段现代刻字艺术创作队伍的中坚力量。他的艺术理念与创作方式、手段或多或少地影响着周围作者,最终成为刻字家队伍中的旗手和领头人。

 \ 

《行书对联》 136cm×34cm×2

  目前,细观他的书法作品,在外在形式上用心稍多于一些,留给对作品内涵的关注自然就少一些,稍欠一点更为深邃的内涵意境。当然,这种情况的出现,也是一般书家走向风格成熟时所难以避免的。

  陈洪是有才能的,肯下功夫的。假以时日,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必将取得更大的成就。

 \ 

《篆书对联》 180cm×45cm×2(加线)

  书贵入神

  文:陈洪

  高的艺术境界应该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我手写我心,达其性情、形其哀乐,不能仅仅停留在技法层面。艺术家首先要有个性,对美要有不懈的探索,要有宗教徒般的虔诚。一边肩负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精神,一边承载着积极充盈的生命活力和现代感,努力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寻求艺术的契合点,用不同于他人的“语汇”来表述自己,并深入古典,寻找与时代思想相契合的艺术精神和形式,力争能“推陈出新”。

 \ 

《隶书中堂》 136cm×68cm

  我一直认为,写草书是最见才情与性情的痛快活。这有两个前提:一是技巧要到位,具备相当扎实的笔墨基础;二是要充分调动书写时的性情,让激情驱使笔墨。纵横驰肆,淋漓畅快,把酒临风,神采毕现。

 \ 

《行草五格水》 40cm×60cm×5

  化古为今,融古为新,是书法家们化解传统的必然之路。“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刘熙载语)。将古人化为自己,将帖的韵律集于笔端,又将一个现代人的情感贯于其中,在情感的表露上,是那种畅快的、肆意的、奔腾的、宣泄的,没有羁绊,意绪通达,激情澎湃,纵意逼人。

  

《行草中堂》 137cm×69cm

  经典的转化是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对自己身心进行洗濯的、复杂而内在的过程。书法尤是如此,只有依存传统经典,才能逐渐提升自己的状态。学书的过程,是不断走近经典、靠近经典的修炼过程,是不断超越、不断否定的学习过程,是不断调整、不断创新的积累过程。

 \ 

《行草条幅》 270cm×96cm

 \ 

《行书对联》 136cm×34cm×2

 \ 

《行草条幅》 180cm×50cm

 \ 

《行草四条屏》234cm×53cm×4

 \ 

《行书条幅》 180cm×50cm

 \ 

《行草斗方》 68cm×68cm

 \ 

《行草斗方》 68cm×68cm

 \ 

《行草扇面》 30cm×60cm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