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邪之音,清白之心——记国艺苑丁酉年汇报演出

  【导语】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

  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

  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

  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

  比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

  ——《礼记•乐记》

  【今年】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楼宇烈教授

  一转眼,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先生与昆曲结缘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而他自己成立的国艺苑也13岁了,丁酉年冬至前,国艺苑的全体师生在北京大学芍园正大国际中心的弘雅厅进行汇报演出,昆曲,古琴,琴歌齐展芳华,赢得大家专注的聆听以及阵阵的掌声。

  【前缘】

 

   

      

    

  1956年,酷爱传统文化且家学渊源深厚的俞平伯教授等业余曲家发起昆曲研习社,得文化部副部长丁西林、北京市副市长王昆仑两位先生关怀,昆曲研习社正式成立,试图藉此将昆曲艺术之美一代代地演绎下来。昆曲研习社曾有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家:俞平伯、张允和、周铨庵、朱家溍……

  

  楼宇烈先生1961年即加入其中,尚是27岁的风华正茂的年轻人,1987年至2003年,楼先生担任了16年的北京昆曲研习社社长工作。

  昆曲发源于明朝的苏州昆山地区,很早就在民间传唱,以苏州的昆山腔为主,还有海盐腔、余姚腔等;清代著名音乐家魏良辅十年足不出户,与一批民间音乐家群体创制了水磨调,将昆曲唱腔打磨得更加细腻,较大幅度地改革了元末明初以来土腔土调的昆山腔,获得空前成功,昆曲在文人和上层社会中影响越来越大,清朝初期,昆曲曾经引领当时的时尚潮流,全国盛唱;数个世纪的风风雨雨都挡不住“百戏之祖”昆曲的美,唱腔美、词藻美、身段美、人情美,使得昆曲成为中国表演艺术中最精致、最完美的一种形式。现年84岁的楼宇烈先生不仅成立国艺苑将昆曲与古琴传习下来,并且身体力行,每周三下午都雷打不动地带着老伴和自己的博士生们演唱昆曲。

  【道艺】

  读书学习所为何?

  通晓人道明事理,

  开启智慧增艺能,

  变化气质美其身。

    

 

  学问之道在于变化气质美化身心,中国文化里,本来就有“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儒家传统,亦有“道进乎技”的道家艺术观,孔子经常以六艺来教育青少年,礼、乐、射、御、书、数在楼宇烈先生的心中已经转化为文艺、武艺、技艺的新六艺,范围非常之广,涵盖了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知识和技能,先生期望大家都能够以道统艺,由艺臻道。

  昆曲讲究虚实结合、动静结合、远近结合,戏曲是音乐、文学、舞蹈等方面的综合,戏曲反映的古代生活的真实和古人思想感情的真实也容易帮助大家了解中国文化。本届汇报演出中的《千钟禄》就讲叙了明初建文帝用儒臣齐泰和黄子澄之谋,想削弱藩王的权力,不料拥有重兵的燕王朱棣大为不满,以讨伐齐、黄“破坏祖训”为理由,借着“清君侧”的名义,起兵于北京,一直打到南京,号称“靖难”,实质是把建文帝赶下台,自己即位为永乐皇帝。齐泰和黄子澄被凌迟处死;方孝孺抗辩不屈,被灭十族;而建文帝在南京城失守时,听从翰林学士程济的建议,削发为僧,乔装改扮,从地道里遁走,逃往襄阳,流落于滇黔、巴蜀间: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

  四大皆空相。

  历尽了渺渺征途、

  漠漠平林、垒垒高山、

  滚滚长江,

  但见那寒云惨雾和愁织,

  受不尽苦雨凄风带怨长。

  雄城壮,看江山无恙,

  谁识我一瓢一笠到襄阳。

  【乐与音声】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于物而后动。

  

  

  听听古琴,再来体贴《礼记》中《乐记》里的这段话,《长门怨》中阿娇的哀怨,《阳关三叠》中王维的不舍,《耕莘钓渭》的隐逸,《神人畅》的清扬,《普庵咒》的慈悲,《关山月》的豪放,顿时都鲜活起来。

  嵇康曾以声无哀乐来论古琴之美;欧阳修则说,听琴不以耳而以心,心领神会而移情归正;苏东坡则把弹琴当成参禅: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古琴作为音乐教育的重要门类,最重要的是移人性情,导情归正。

  

  

  弹以无邪之音,听以清白之心,艺术的根本目的皆在于导情归正。为此,国艺苑已经继承前贤的脚步走了13年,择一艺以养心性似乎也成了今人的时髦,茶艺、花道、书法、武术、戏曲、古琴……您也择其一以伴终身了吗?(文 / 素闻)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