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常纪庆:将满医发扬光大

  导语:满族作为游牧民族,在缺医少药的过去,满医利用祖传的各类偏方为病人治疗。然而,这些医术却没有系统的书籍记载。而常纪庆作为满医的传承人,经过几十年的收集和归纳,形成了系统的治病方法,并在研究和实践中得到认证。

满医非遗传承人常纪庆

  常纪庆,1957年出生在吉林省海龙县兴华华乡的金家岗。身为汉族人,却有满族血统,2011年他申请为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长白山满族医药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具有中医执业医师,现任世界中联满药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及中国民族医药学会满医药分会副秘书长。

  机遇与爱好并轨,给未来埋下伏笔

  常老师所在的小村庄只有十九户人家,他家西厢房邻居姓宋,村里人都喊他宋先生。他有接骨的绝活,据说接骨和针灸医术是几代萨满传给他的。宋先生看病有特点,必须先拉上窗帘。那时,常老师虽小,却是他的助手,拉窗帘的事自然有他完成,宋先生看完病过程中,口诉的药方,须由他来记录,别看那时他人小,记忆力甚好,每一个方子一字不落全都收纳于心。宋先生给病人针灸时,他目不转睛的瞅着,之后脑海中便有了一张图。他的聪慧深得宋先生喜欢,闲来无事便唠叨一些中药的用途,他却全都记下。虽然他没有拜宋先生为师,但是,宋先生却潜移默化的启迪着他。

  就这样,成为中医的想法便扎下了根。

  其实,他的太奶奶是奉天保和堂唯一的传人,保和堂秘籍是他的嫁妆带入了常家。太奶奶还会悬丝诊脉,也在他很小的时候便交给了他。最初练习将丝线绑在猫和狗的腿上,为之感受不同的感觉,之后才绑在人的手腕练习。这种练习很苦闷,唯有他却乐此不疲,祖传的诊脉方法最终只有他得以真传。

  他与中医的缘分应该是与生俱来,却又有着机缘巧合。

  1968年,他家乔迁到另一个村子,邻居也是萨满医生,都喊他刘大爷,刘大爷接骨特别神奇,他有独特的接骨技术叫喷吹法,就是含一口酒对着伤处喷吹,反复几次痛感减轻,加上针灸调理经脉,不出十日,伤骨处便复原。刘大爷的医术令他羡慕,便央求刘大爷教他针灸和吹喷,刘大爷说:“我看纪庆过目不忘,慢慢来,长大就会了。”从这以后,刘大爷一有空就教他擒龙扶手,就是用两个手指连俯卧撑。学这门技术,只为针灸手法的力度和尺度精准到位。

  得益于这番功夫为他今后的治疗腰腿痛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几年后,又遇到新邻居韩大爷,韩大爷祖辈都在行医,他家有很多医书。常老师高中毕业后,便从韩大爷处借来《本草从新》阅读,之后读第二本《东医宝鉴》,两本书读完,几乎都能背下来。就这样,韩大爷家成了他的图书馆,古书中的精髓被消化吸收。之后,他背诵汤头本草,研读中医典籍,如《医学三字经》、《药性赋》、《濒湖脉学》、《医宗金鉴》、《傅青主女科》等。

  1975年已经成为人民教师的他与同事一起调教一匹马,结果马惊脱缰将他脱出十几米,当叫停受惊的马时,他已经体无完肤,很多处已经裸露出骨头。他的母亲不知如何是好,在一旁抹着眼泪。有村民建议去磐石医院就诊。次日清晨,父母驾着马车拉他去磐石医院。途径五大奶家,五大奶也是萨满传人,母亲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咨询五大奶,然而,奶奶很平静的说:“回家用锅盖灰敷伤处,隔一天就能上班。”母亲半信半疑的带他回家,用此方照做,果真,第二天伤处不痛,第三天他可以上班了。

  此事,更夯实了他成为一名中医的信心。尽管工作几度变动,也没改变他的初心。

  专研和努力同行,为传承架起希望

  为了有充足的时间收集满医资料,他决然的辞去工作,开始满医追溯,开始山区采药,开始苦练内功。同时,他对中医学系统的进行研修。

  1986年,一次晨练他见到了通化市主管医药的秘书长曹越峰。

  曹秘书长问他最近忙啥什么?他说:在进行科研项目,一个很长远的目标,想挖掘满族医药的历史。

  曹秘书长说:我在东北师大历史系读书时,一直在关注民族医药这块,满医这块是空白。

  他急忙补充说:满族有医药,只是掌握在少数萨满手里,他们用歌诀的形式传播,主要文化人没有接触到萨满,便没有人记录满族医药。

  的确,他也在查找资料,资料记载清朝有自己的医病救人的方法,也有自己的治病药方,满医、满药发展最大的困难是散落民间不成体系,可查文献太少,没有成套路的方子,并没有系统的满族文字传承。然而,中医是我国的三大国粹之一,已经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满族医药文化就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支。他担心,随着时光的流逝,满医满药将被湮灭。

  为此,他暗下决心:将满医满药进行到底。

  与此同时,他拿出太奶奶的保和堂医药的秘籍,开始研究其中的祖传秘方,比如膏药,还有治疗各种跌打损伤的药方。他研磨秘籍后,就地取材,选取长白山地区的“鲜中药”熬制特色膏贴和膏方。并依据自己的经验熬制的膏药和汤药加上传承的满医的各类推拿手法和针灸等技艺,为病人进行了疾病治疗和健康管理。2001年他把这套秘籍又捐给了长春中医药大学,并以此成为非物资文化遗产传承人,以及成为奉天保和堂第十三代传人。

  此后,常老师不断的将古代的医术,抛却旧俗,融于现代的理念,把满医升华。与此同时,常老师也在长春中医药大学成人班毕业。

  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支持下,2016年成立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满药专业委员会”,并于同年在“中国满药之都—丹东”召开了首届满药学术年会。常老师当选为世中联满药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他不忘初心,医理贯通,治病用药,考虑到多种病因,一病多药,综合治理,标本兼治,这同中医中药传统医药方略不谋而合,进而将满族传统医药文化与中医中药传统文化大智慧融会贯通。

  多年研究满医和中医的区别后,他认为二者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中医是国医,满医是其中一部分,满医只是根据游牧民族的特点融入一些自己的特色,比如走马摸骨号脉和长白山特色草药熬制的膏药就是满医的一大特色,其中的一些偏方,他经过整理,应用到具体病症中,作为非物质文化传承具有很大的价值。

  经过多年的积累和专研,常老师形成自己医术绝技:悬丝诊脉、摸骨诊脉、视频诊病、满医飞针。

  科学与人文并重,塑造满药精华流长

  作为满医传承人,他还有具有特色的绝活——二指禅俯卧撑。

  因为外治法是中医里面很重要的治疗方法,推拿、点穴具有活血化瘀、通筋活络的作用,因此,手上的功力很重要。要想获得精湛的技艺,只有平时锲而不舍的练习,推拿针灸点穴时,才能更准确掌控力度,才能迅速给病人祛病。因为常老师的满医理论融合多种中医理念为病人治疗,潜移默化间,这些医理与目前国内中西医结合泰斗陈可冀院士的“活血化瘀治疗心血管疾病”和吴以岭院士的“通筋活络治疗血液疾病”不谋而合。

  在他多年行医生涯中,医治患者不计其数。治疗疑难病是中医的优势,也充分发挥中医综合疗法优势,内外合用,针药并施,食药配合,身心同治。药不在多而在精,量不在大而在中,贵在轻灵活泼,恰中病机。

  他一直认为:世上只有“不知”之症,没有“不治”之症。怪病多由痰作祟,顽疾必兼痰和瘀;病多虚,久病多瘀,久病入络,久必及肾;上下不一应从下,表里不一当从里。准确辨证之后,采取相应的扶正、培本、涤痰、化瘀、蠲痹、通络、熄风、定痉等法,很多时候都可明显提高疗效。

  在学术理论上,他集百家学说,在伤寒温病学的融合、经络的研究、养生学说、中医药学术思想等方面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他用针灸配合方药治愈大量常见病和疑难杂病,以意领气,以气领针,气随针走,针随手入。“金三针”的飞针术是他的绝技,应用临床效果显著。

  常老师治疗疾病的范围很广泛,疗效也很好,其在各类痛症的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治疗和男女不孕不育的治疗方面,有独特的方法和医术;在用药上准确,融会当代新知,科学与人文并重,纵横捭阖,通达古今,精思明辨,自成一家。他精通药性,勤于临证,通过钻研理论及临床实践,他传承并丰富了满医药学的精华。

  如今,常纪庆的主要工作就是进行医学考察,以及做学术演讲,他以其高尚的医德和高超的医术为传播古老的中国文化瑰宝——中医药做出重要贡献。他担负着传承与升华传统中医与民族医药的使命,推动中医文化一如既往前行。(陈凤华/文)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